您的位置: 三明信息港 > 故事

侯小强的新起点还原无线之争六项变革举措

发布时间:2019-07-14 04:06:49

侯小强的新起点:还原无线之争 六项变革举措

盛大文学CEO侯小强

导语:起点离职风波,考验着侯小强对盛大文学的把控能力。背后的种种猜测,都指向盛大文学两大支柱:起点和无线业务的利益纠葛。然而还原成长过程,似乎又不像是历史矛盾。面对变局,侯小强提出六项变革措施,试图构建一个新的起点。

新浪科技 孟鸿

准备下个月重启IPO的盛大文学,遇到一些新问题。

作为盛大文学旗下重要的资产,去年刚庆祝完十岁生日的起点中文,近期传出管理团队与核心成员相继提出离职申请的消息。有人说这场离职风波是一次另立门户的前奏,也有人说更像是起点老团队的一次“逼宫”。

盛大集团董事长陈天桥似乎有意作出某种妥协。然而盛大文学CEO侯小强,以自己的方式迅速对这个风波做了一个了结。

3月6日,盛大文学当天的一封邮件被公之于众:“近日,起点中文部分员工提出辞职,经董事会讨论业已批准了他们的请求”。侯小强亲自接管起点,而盛大文学总裁、起点总经理吴文辉则对新浪科技表示,自己正在病休去留未定。

完整的离职名单尚难以统计。不过,起点创始人、总林庭锋昨日发出微博称:“通知下周就能办离职手续了”。而翻阅林更早的微博可以看到,今年一月他的职务已经有被架空的迹象。似乎显示某些矛盾早有苗头。

而另一焦点人物吴文辉,昨日晚间则再次对新浪科技表示,尚未离职也不便对上述风波进行回应。对于某互联巨头挖角的说法,吴文辉曾暗示不实。

文学站的动荡,格外能激起各种与之有关的传言。这其中既有对侯小强个人的指责;也有关于盛大文学在无线和版权业务上,与主要内容提供方起点争功的抱怨。

对此,盛大集团高级副总裁张瑾对新浪科技表示,盛大感谢离职员工此前的贡献并送上祝福,但不会就不同的职业生涯选择做出更多评价。同时张瑾强调侯小强此前为盛大文学带来“天翻地覆的变化、功不可没”,陈天桥非常支持侯小强的相关决策。

昨日晚间传言再起。侯小强发了一条微博作为回应:如果你真是为了它好,就不要再炒了。这个世界不全是阴谋家和受害者。世界那么快,我们的脚步不要停下来。真诚的祝福彼此有更美好的前程。忠于职守,带人厚道。共勉。

对于其中一些有关个人的指责,侯小强也在与新浪科技沟通时说,“我做的并不那么完美,但是也没必要去解释我做了什么、没做什么”。

还原起点与无线利益之争

然而这场风波之所以引发关注,并非只是人员动荡。无论对起点离职风波的起因做何种解释,终的矛盾根源都指向利益纠葛——盛大文学旗下起点与无线业务之间的纷争。在盛大文学的架构内,起点和无线是重要的两个支柱业务。

据透露,去年两块各自贡献了约两亿元的收入。然而这是根本原因么?

盛大文学的无线业务,大致可以分为三个构成部分:一是盛大文学和各运营商合作的阅读基地项目,二是起点、红袖等子公司各自推出的移动客户端项目,三是云中书城项目。其中阅读基地项目是的收入来源,而云中书城营收微薄。

负责无线业务的盛大文学副总裁汪海英告诉新浪科技,盛大文学成立之初并没有成型的无线团队,起点也只有一个两三人运营的Wap站。而当年中国移动阅读基地项目招标,曾找过起点,但起点出于担心影响主站等考虑,拒绝了对方的要约。

后来侯小强重新推动这一项目,终达成合作。盛大文学也成立专门的团队,负责运营所有阅读基地项目。换句话说,一开始这就是盛大文学的策略。汪海英也认为这种集中管理的方式,有利于盛大文学和阅读基地之间的合作顺利进行。

2010年,盛大集团曾尝试将旗下各业务的无线资源全部整合到华友世纪,在侯小强、吴文辉等力争之下,阅读基地项目才得以留在盛大文学。

在汪海英的回忆中,如果有不让起点做无线的事情,的可能就是云中书城项目。盛大文学一度准备力推云中书城,作为移动互联的核心产品。然而这个阶段很快过去,侯小强后来改变策略,鼓励起点、红袖等推出各自的移动客户端。

另外,起点当年的Wap站后来的确并入盛大文学的无线体系中,但当时起点的相关运营成员也全部转入无线,汪海英并不认为这可以当作起点无线相争的力争。而且这种变化收效明显:收入从一个月十几万,增长至每天接近六万。

“起点的员工都在通过奖金包,分享无线的收益”,汪海英透露来自无线的收益中,盛大文学集团层面只是拿走一部分运营费用,而收益大头全都分配给起点等各个子公司。汪海英说过去的几年前,从来没有听起点团队对上述模式提出过不认可。

汪海英对新浪科技表示,某些战略在实施过程中肯定会有矛盾,子公司可能会丧失一些权利,但带来成本和效率的提升,而且她强调起点的配合度一直很高。“这几年大家都挺不容易,起点和集团都做了很大的努力和让步”,汪海英说。

侯小强称动荡没想象的糟

“盛大文学在过去的收入和奖励上,我们自认为是非常公平的”,侯小强昨晚对新浪科技坦言没有任何改变盛大文学利益分配体系的想法。他强调起点团队过去的成绩有目共睹,但这些和盛大文学的资源支持、集团高管的投入密不可分。

确也如此,风波之外无论是盛大内部还是旁观者,不乏对侯小强几年业绩的褒奖之声,毕竟盛大文学一直在不断推动络文学走向主流地位。

此次人员动荡究竟影响几何?侯小强说: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走几个人,对一个公司影响大的话,说明走的人并没有把公司做好”,侯小强对新浪科技表示现在已不是江湖时代,盛大文学的品牌和渠道已经非常完善,重要作家流失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侯小强说自己跟几个离职的人,还保持着很好的沟通。 “盛大文学和起点的门永远为曾经做过贡献的人开着,你只要对这个公司曾经付出过,那怕有一点点怨,随时都欢迎回来”,侯小强还抛出这样的一个橄榄枝。

未来可能会有更多的巨头介入,这位盛大文学CEO说竞争是不可避免的,他并不将此看作威胁,但前提是要进行有序、合理的竞争。

当事人自述:重塑新起点

那么侯小强会构建一个怎样的新起点呢?在交流中,侯小强一共提出了六个方面的变革设想。新浪科技以人称的呈现方式整理如下:

,我希望未来的起点,人治的因素更少,技术的因素更多。以后的作用依然重要,但是将进一步加强数据挖掘,以及智能推荐。过去我们一直在思考、一直在做这样的储备。起点除了这只手之外,技术这只手也要加强。

未来可能一个作家的收费时间点、定价水平、创作方向预测等,都能得到技术体系的帮助,也能从中获得有效的支持。这不是一个乌托邦式的想像,而是建立在大数据运行基础上的探索,要发挥另外一支看不见的手。

第二,我们的平台要更加开放。起点就像一个果园,但是苹果生产出来不能只在自己的果园里卖。2009年,我就和陈天桥去浙江移动推动项目合作,无线也是我们一直在主抓,去年已有两三亿规模的收入,盛大文学的无线团队付出了很大努力。这不是简单的把起点内容拿过来就能赚钱,需要专门团队去做营销推广等工作。

版权销售也与之类似。过去几年,我们一直在做周边拓展。过去一段时间,我们就在推动跟上海、深圳等地的图书馆系统合作,包括国外也要构建分发渠道。我们希望在合理合法的前提下,盛大文学的专卖店原来越多。

起点不是封闭的堡垒。起点的生产力,必须要有配套的生产关系。过去的开放我主抓,但是开放的还不够。在渠道方面,未来不排除和腾讯百度进行合作,起点内容不会封闭在我们自己手里。我们甚至会和文具店合作,推广一些衍生品。

第三,是对作家,我们要有更谦卑的姿态,不能把作家封闭在一个平台上。作家不是我们的私有财产,理应被更多的人尊重,得到更多的生活保障。近无论是福利制度、收入公平及透明、还是品牌培育上,我们都会有一些新的措施。

我昨天给白金作家打,说我的服务型更强,而且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我们要让作家更有尊严、更富裕,更有保障,我们会建立对作家的扶贫基金、甚至包括户口问题我们都能想办法协助解决,可能还会成立一个作家工会等。

我是做内容出身,和作家打交道有经验,也运作过于丹、蔡康永、韩寒、高晓松等很多卖座的书。这些都是出于我的关系和盛大的品牌认同。事实证明,我跟作家沟通是有能力和热情的。这两天一些白金作家跟我的沟通,也让我非常感动。

第四,商业模式上也要更新。起点以前千字两分钱的模式特别伟大。但这是不是万能药?不尽然,我们的商业模式理应是一个立体化的商业模式,不只是长篇作家,也要让短篇作家和编剧赚到钱。有些探索是要失败的,但是还要探索,而且没有什么是必然失败的。

我很有感情的说,即便是伟大的起点创始团队,开始也不会想到这是一个伟大的方式。他们的精神永远激励着起点继续前进。

第五,我们要给增加存在感,要有一些职业规划。我的企业管理目标,是让员工成长。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如果员工带着一身本领走了,留不住是我的无能,但他成长了我也感到欣慰。未来我会和打成一片、共同成长。

起点有两面空白墙,我说一面要感谢作家,一面要感谢。每一个作家都是他自己想象力王国的国王,而就是宰相,帮助维持王国持续运转和发展。

第六,我希望整个盛大文学是流动的平台。我一直在找线上线下整合的可能性,过去大家还都是各忙各的。随着盛大文学逐渐成熟,这几年来一直有紧迫感,需要更加开放和流动性。盛大文学旗下公司,需要更紧密的互动,版权能够自由流动,能更有效率的聚合。盛大文学的五家文学站,三家线下公司,每一家都是不可缺少的。

怎么开通微商城
电商零售系统
新零售生鲜电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