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研究员的一天:国债期货仿真交易首日

2018-12-07 23:38:49
研究员的一天:国债期货仿真交易首日 2012年2月13日,“新”国债期货启动仿真交易首日。尽管真实交易已暂停达17年之久,但业内对于它的重生仍充满了期待,不过其中仍是喜忧参半。 匡弘逸(化名)是北京一家大型券商自营部门的研究主管。随着国债期货仿真交易锣声敲响,他忙碌的一天又开始了。早上9点,他在即时聊天软件中告诉证券时报记者,虽然这不是真实交易,但它的意义十分重大。与17年前的旧国债期货显著的区别,在于新国债期货所对应的交割标的,不再是单只现券,而是某种期限的名义标准国债,即标准券,将不再易于被“控盘”。 上午10点不到,国债期货TF1203合约出现了自开盘以来的剧烈波动,下探到96元,攀至99.25元,期间波幅达3.39%,接近±2%的涨跌停限制。而在上午收盘前的1个小时内,价格波动渐渐缩窄至0.1元左右。 下午1点开盘前,记者在电话中询问匡弘逸,上午仿真交易做下来,感受是什么?他回答道,国债期货3%的保证金,如果做到,1天的收益可达到66%,这个的确很有诱惑力。随后,他询问记者在下午能否帮忙弄一下全天的高频交易数据,他说想逐笔深入研究一下。 匡弘逸告诉记者,国债期货作为一个新事物,如果能让它回归到价值投资的轨道,自然是做债人的期望。他说,作为一个兼具债券与期货性质的投资品种,债券投资者希望它更像债,期货投资者则希望它更像期货,的担心则是到头来什么都不像,像股票一样被炒作。 国债期货仿真交易天,下午3点15分收盘时,TF1203、TF1206和TF1209三个合约全线上涨,其中TF1206合约涨幅,达0.81%,上涨了0.79元。 到了晚饭时,匡弘逸的即时聊天软件仍显示为在线。对于他中午关于高频交易数据的“要求”,记者无奈地告知帮不上忙。 匡弘逸打来电话说,他想跟踪较长一段时间内的交易数据,1天、2天的数据可能没多大用处。这样做除了想要挖掘国债期货的内在运行规律,为今后真实投资提供参考外,更多是想通过对交易特征的梳理,了解各种类型交易者(或机构)在仿真交易中存在的问题。然后,再结合他自己多年来对国外国债期货的研究,将来为监管部门提供一些有价值的书面建议。 “初步看下来,将来要交割的现券如何转化为标准券,在官方公布的合约规则中似乎没有释明,此事困扰了我一天。”匡弘逸表示,一旦交割,现券的价格会不会受到大机构的操纵,这方面希望能有更有效的监控手段。 ,他告诉记者,未来打算根据已有的公开交易数据,对规则中4至7年固息国债的现金流拆分方式及不同年限现券的折算比例,进行一番研究,并终将这一策略嵌入到自动交易软件中去。 钛挂具
救生筏
桥管
磨珠子机器
宝宝发烧咳嗽
辽宁沈阳到海南海口海运
小孩夜间咳嗽厉害怎么办
小孩咳嗽厉害怎么办
儿童发热39度怎么办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