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三明信息港 > 网络

永镇仙魔 第八百二十九章 恨死

发布时间:2019-12-09 09:40:07

永镇仙魔 第八百二十九章 恨死

虎奴一拳朝着胖子的头顶砸落,这一拳带怒而发,威力自然不容,而且胖子现在已经昏迷不醒,根本没有能力反抗。就算他醒着,此时被魔师方久的符文之术囚困,也无法反抗。

一拳之下,尘土激荡。

可是向后飞出去的却是虎奴的身子。

虎奴的身体被一股狂暴之极的力量炸飞了出去,人在飞出去的同时那条胳膊已经碎了。不是断掉,而是碎掉。从肩膀开始,他的胳膊被炸的消失不见

。在激荡的尘土之中,还夹杂着纷飞的血肉。肩膀上的断口看起来格外的恐怖,血糊糊之中还有一截白森森的骨头。

他的身子向后飞出去很远,一直到撞在大殿另一侧的墙壁上。这大殿建造的极为坚固,虽然不知道用的是什么材料建造,可其坚硬程度连虎奴这样级别的高手全力一击也未必能损坏。

然而虎奴的身子,却把墙壁撞的裂开了无数口子。他后背撞击在墙壁上,后背位置的墙壁塌陷下去,裂纹好像蜘蛛一样向四周眼神。

魔师方久大惊失色,立刻向后退了出去。他之前就觉得胖子这个人有些不对劲,虽然表面看起来实力并不强大,而且修为功法也很单调,不过靠的是风刃之力而已。可是方久是魔师,而且天赋不俗,他的感知力远比常人要好的多。所以他在用符文之术封印胖子的时候就察觉到,胖子体内似乎有一种很可怕的东西存在。

方久也说不上来这是一种什么感觉,他之所以感觉上胖子体内是一种可怕的东西而不是可怕的修为,是因为那东西若有若无,似乎随时破壳而出,又好像根本不存在。方久更觉得,与其说胖子体内有一股强大的力量,不如说体内封存着什么了不起的东西,比如某种极为可怕的凶兽。

可是当尘烟散去,方久发现自己错了。

震飞了虎奴的不是胖子,胖子依然在躺在那一动不动,眼睛紧闭,显然没有醒过来。

在胖子身边,站着一个身穿黑衣的年轻人,正是之前消失不见的陈羲。

刚才那一拳,是陈羲实打实和虎奴对了一拳。虎奴出拳,陈羲也出拳,两个人的拳头对撞在一起,然后虎奴就向后飞了出去。

方久的脸色瞬间变得发白,看向陈羲的眼神里都是不可思议。

难以理解!

陈羲在消失之前,根本不是虎奴的对手。方久虽然对虎奴也不是十分熟悉,但是知道虎奴已经几乎就要跨入真魔之境了。不管是对于神来说还是对于魔来说,这个境界就是一道巨大的分水岭。半神,如果没有巨大的机缘,永远也不可能跨入真神领域。

但是虎奴不一样,归根结底的魔族的体质和神族不一样。

神族的真神,一出生就具备强大的实力,等到成年之后,这种真神之力自然就会达到。所以一个真神的实力,从出生就注定了。他们也可能因为修行而增加实力,但是若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机遇,也难以提升很多。所以在真神世界,极讲究血脉。

这也是为什么,神域之主对被污染的神族血统那么愤怒。魔族的血统让真神从一开始就变得弱小,并且又因为神族血脉的缘故,难以靠修行大幅度提升。

魔族不同,魔族的人出生的时候和凡人差不多,当然根骨要好很多很多。他们从小时候开始修行,一步一步稳扎稳打。每一个魔族的人,都能靠自己的勤奋达到真魔境界。然而魔族的悲哀在于,繁衍太少,后代太少。如果一个家族损失一个年轻人,那么未来就可能出现断层的局面。

虎奴在家族之中就十分被重视,以他的年纪得到魔皇的赏识,成为铁虎卫的将军之一,足以说明他的天赋了。

这样的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将来必然踏入真魔之境,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正因为魔族和神族血脉上的不同,所以方久很清楚那些被俘虏的半神和真神有多可怜。那些含有魔族血统的神,他们体内的魔族血统注定了在他们出生的时候会拉低他们的出生实力。如果是纯粹的魔族血统,还能靠修为来提升。可是他们呢,体内的神族血统又注定了他们很难靠修为提升实力,两种力量在一个人体内相互纠缠,受苦的还是这些人。

所以方久断定,陈羲这样的人多也就到神域的假神实力。然而现在突然回来的陈羲,却一拳将虎奴砸飞,并且废掉了虎奴的一条胳膊。仅仅是一拳而已,而且看起来陈羲并没有尽全力。

在陈羲失踪的这么短的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方久脸色发白的看着陈羲,心说难道自己之前看走了眼,这个年轻的神域之人,其实一直压制着自己的力量?之前的孱弱,只是一种伪装?

然而这种伪装,有什么实际意义吗?

陈羲似乎有些满意这一拳,这一拳,让他确定自己已经真真正正的踏入了真神之境。对于一个神来说,实力上的提升千难万险。而对于陈羲来说,从半神到真神的跨越,却好像只用了很短很短的时间。

虽然只是真神初期,可是这一拳的威力已经很明显了。

陈羲看了方久一眼,然后缓步走向掉在地上正在挣扎的虎奴。

“你不要再往前走了。”

方久深吸一口气,虽然心中充满了惊惧,但他还是拦在陈羲面前:“若要杀他,需要击败我。”

“你?”

陈羲摇头:“我能看得出来,你的天赋真的不错,很少有人能沉下心修行符文之术。很多人纵然用一生的时间来参悟,也参悟不透符文的全部。以你的天赋资质,只要活着,也许用不了多久就会成为一个可怕的符文大家。但是现在你不行,哪怕只是拼符文之术,你也不行。”

方久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有挫败感,他在威志城虽然算不得什么大人物,也算不上什么的天才,可是在魔师敬一堂里,也是非常被重视的后起之秀。主要的是,别的人到他现在的境界,可能要参悟符文几千年,而他只用了二十年。比起敬一堂里那个怪胎,他也差不了许多。

在敬一堂,也只有那个只用了三年时间就达到他现在境界的怪胎能够全面压制他。可是那个怪胎是敬一堂主事,魔师组织的首领的孙子,从小就得到了的教导,而且得到了太多太多的机遇。所以从心里,方久对那个叫周长歌的家伙并不服气。他坚信,自己如果从一出生就和周长歌得到的一样多,那么一定也不会输给周长歌。

现在,陈羲却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所以在方久的内心之中,非但有一种挫败感,还有一种屈辱感。

陈羲缓缓道:“你我在符文上的实力,本来相差无几。之前在外面那通道之中,你破了我的戮字符,但是想必也已经尽了全力。所以你我都尽全力之下,我能胜你。”

方久脑子里想到了那个叫周长歌的变态,他用了二十年的时间才达到的境界,周长歌只用了三年。所以他几乎是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你修符文之术到现在这个实力,用了多久?”

陈羲认真的想了想,然后认真的回答:“一年。”

方久感觉自己脑子里轰的响了一声,就好像脑子里炸了一道惊雷一样。紧跟着就是胸腹之中一股窒息感出现,然后是剧痛。他的心口里疼的要命,一股血从他的嘴里抑制不住的喷了出来。

“一年?”

方久的身子摇摇欲坠,不可思议的看戏陈羲:“虽然不知道你刚才经历了什么实力大涨,你要胜我也不是什么难事了。但你何必要欺骗我?符文之术,繁复无比,就算资质不错的人,一年的时间连大部分符文什么样子都记不住,你有怎么可能到达距离大魔师不过咫尺之遥的地步?”

陈羲道:“我何必骗你,确切的说,我修行符文,还不足一年。”

方久的脸色越发的白了,他的血喷在麻布长袍上,看起来触目惊心:“这不可能的,就算是那个家伙,也用了三年才达到的地步,你怎么可能只用一年?符文变化万万千千,你怎么可能记得住我知道你只是在打击我而已,而且你成功了。就算你说的是假话,我的心境已经被你毁掉,也许自此之后都难以再修行符文。”

陈羲摇头:“我没有骗你,也没有必要骗你,因为我会杀了你,我骗一个将死的人没有任何意义。”

方久再也坚持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似乎在一瞬间连生机都被抽空了。他整个人已经彻底变成了一具躯壳,灵魂已经消失不见。他麻木的跌坐在那,嘴里喃喃的只是四个字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陈羲知道这个人已经完了,就算自己不出手杀了他,他也完了。正如方久自己说的,他的心境已经毁了。修行符文之术,主要的就是沉浸其中的兴趣。以后方久只要想到陈羲说的一年这两个字,就再也不会沉浸其中。这就是他的心魔,永远也不可能破掉的心魔。莫说想起这两个字,只要他想用符文,只怕都难以再用的出来了。

陈羲从方久身边走过,没有再看这个人一眼。

没错,他们是敌人,但是从这一刻开始,方久已经不再是陈羲的敌人,因为方久已经不具备这样的资格了。

当陈羲从方久身边走过的时候,方久抬起头,希望能从陈羲眼神里看到对自己的正视。然而陈羲连看都没有再看他一眼,只是朝着虎奴走了过去。

方久啊的叫了一声,一大股血从嘴里喷出来,然后身子往前一栽,脑袋重重的撞击在地面上,竟是就此气绝,死了。u用户请访问

汕头查妇科好的医院

青阳县中医医院怎么样

长春公立银屑病医院可靠吗

沧州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哈尔滨治疗睾丸炎方法

宝宝感冒
宝宝便秘怎么办
宝宝厌食怎么办
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