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美国大平原项目光环褪去大唐煤化工环境投资

2018-10-30 11:27:23

美国大平原项目光环褪去 大唐煤化工环境投资超预期

大唐煤化工业务重组结果尚未浮出水面,但该业务面临重重压力并没有因重组事件而暂告中断。美国大平原煤制天然气项目(下称大平原项目)的真相近日又给大唐煤化工添堵。

大平原项目的经验被当做煤制天然气成功商业运转的案例,这样的说法事实上严重误解了美国发展大平原项目的历史经验。这一言论出自美国杜克大学全球变化中心研究人员杨启仁之口,他在8月6日开始举行的第二届煤制天然气战略发展(克什克腾)高层论坛上提出,若不想赔钱,不要投资煤制气。

这样的声音在当天的论坛上无疑是刺耳的,但其中不乏感同身受者。大唐能源化工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葛巍向早报表达了他的担忧:以前我们对大平原项目的状况不是很了解,当初有人介绍的时候就说项目一直在运行,但是我们并不清楚到底是怎样在运行。这次杨教授把大平原项目这个问题真正揭示出来,我们感到压力非常大。

大平原煤制气投资是多输结局

全球以鲁奇煤制天然气技术为代表的大平原项目,初的可行性评估始于1973年。1975年底,评估结果出炉资金需求过度庞大,将期初规划的日产250百万立方英尺煤制合成天然气的规模减半。

1980年,该项目开始动工建设,彼时东家还不是现在的BasinElectricPowerCooperative(下称BEPC),而是由五家油气管道公司合伙组成的大平原气化联营公司(GreatPlainsGasificationAssociate,下称GPGA)。

始于20世纪70年代的大平原项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停止向美国输送石油,造成美国汽油短缺、汽油价翻倍,一些加油厂被关闭。这使美国意识到,本国的燃料能源掌握在外国供应商的手里,这一认识促使美国将能源独立作为一个国家性目标。

当时也正值美国天然气探明储量下降期。杨启仁分析,1973年,大平原项目开始规划的时候,美国的天然气探明储量已经过了顶峰,开始走下坡。到1980年大平原项目开始开工建设的时候,美国的天然气探明储量已经走下坡路超过10年了。

另外,当时美国天然气价格的上升也是大平原项目的推动因素之一。杨启仁表示,在1980年大平原项目建厂前,美国天然气价格走势基本是一路上涨,呈指数型上升之势。

多重因素之下,大平原项目应运而生。据杨启仁发表的《从财务观点分析美国大平原煤制天然气的经验与教训》一文中所列数据,美国政府对大平原项目提供75%的贷款担保(终担保的额度总计15.4亿美元),GPGA自行出资4.93亿美元,大平原煤制气厂(下称大平原厂)总建厂成本大约20.3亿美元。建厂前,大平原厂与四家天然气管道公司签订25年的优惠购气合约,管道公司同意以高于市价的优惠价格购买煤制天然气。

然而,大平原厂在商业运转的前十年间便亏损13亿美元,美国政府也不愿再填补该财政黑洞。投产仅一年后,GPGA就于1985年8月1日宣布破产。大平原厂的破产,造成原始投资者GPGA、美国能源部、管道公司和消费者之间的多输局面。

污水处理成煤制气意外障碍

葛巍认为,大平原厂的破产虽然有很多深层次的原因,但污水处理成本太高是其中一项主要原因。即使之后BEPC接受经营,在财务成本基本为零、固定成本已占50%、只有一个可变成本的情况下,大平原项目才略有盈利。十年,美国能源部才分到3亿多美元。他坦言,现在我们对克旗项目(大唐克旗煤制气项目)做的经济技术分析,在环境投资这部分没有考虑周全,只是想象中我们这样处理就可以,实际上却不行,这样投资就进一步加大。

克旗项目已投产的一期和在建的二期,都采用了碎煤加压气化技术,该方法缺点之一就是污水量大、处理难度大,这使克旗项目原本的经济技术分析在实际运行过程中产生重大偏差。

葛巍坚持认为,在大唐与中石油协议产生的2.75元/立方米的气价前提下,如果把污水处理成本降下来,利润还是非常可观的,我们现在煤制天然气比美国大平原项目当时在气价上的优势要明显很多,2.75元这个价格,已经很高了。

克旗项目总投资目前约为313亿元,这还光是投资,不包括流动资金,加上流动资金的话,就是320亿,而且现在环境投资还在一而再、再而三地加码。为应付目前的环境压力,葛巍表示,环境投资就像挤牙膏一样,在一点一点往上挤,就锅炉而言,有脱硫脱硝的问题,我们现在脱硫是有的,脱硝又要增加几个亿的投资,这块投资还会越来越大。

大平原项目真相之下,中国煤制气又纷纷想效仿BEPC后来获利的重要来源多样副产品联产,也就是中国目前曝光率很高的煤化工多联产。对已投产的煤制天然气项目来说,多联产后的效果还不得而知,但葛巍表示:现在对克旗接下来担忧的还是排污问题,克旗三期我们已经考虑不再采用碎煤加压气化技术。

塑木地板
退火炉
割草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