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三明信息港 > 金融

走尸档案 第三十八章 阉了

发布时间:2019-10-13 00:13:15

走尸档案 第三十八章 阉了

所幸我们在这帮人都是练家子,整个计划进行的非常顺利,虽然对方人数多,但卸了枪支,单论身手,实在是不够看,不过片刻间的功夫,便被我们揍的鼻青脸肿,直接制服了。

紧接着,谭刃下令将这帮人捆起来。

这伙人显然是次遇到这种货物反抗的情况,先是説了几句狠话,不外乎是説他们的势力有多大多大,让我们识相diǎn儿赶紧放人,不要跟他们作对。

他们这话吓唬别人可能还管用,但我们这边都是一帮狠角色,他们説完,队伍里一个脾气暴躁,人称‘胖子’的人立刻将放狠话的人一通拳打脚踢,打的牙都蹦出来了,血淋淋的暴力场面,看的我不由直咽口水。那个叫胖子的实际上并不胖,之所以有这个外号,是因为他在入伍前还是挺胖的,后来生生被操练出一身肌肉,只是队友们都习惯了这个外号而已。

胖子踹完,踩着那人的脸,説:“説啊,怎么不继续説了?”那人一直到遇到狠角色了,当下不敢再多言,只叫饶命。

宋侨明活动着手腕,説:“绑的我手都青了,现在怎么办?”

周玄业道:“装备还在那个寨子里,没有装备,我们接下来的任务没办法完成。”由于有这帮人贩子在场,所以周玄业的话説的比较隐晦。

二毛闻言道:“那咱们还得想办法去将装备弄回来?”

周玄业diǎn了diǎn头,俗话説,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我们开始审问起这帮人,关于那个村寨的情况。一开始,这帮人满嘴谎话的打游击,他们还是知道轻重的,不管胖子怎么走,也咬死了不松口。

后来谭刃出马,这事儿才得到解决

。姓谭的真是够变态的,八成被之前那娘们儿摸了所以很窝火,他上去后,队伍里一个貌似头头的人哀嚎着説:“我们説的是真的,别再打了。”

谭刃慢悠悠的从兜里摸出手套戴上,説:“我没问你们什么,从现在起,除了我想听到的话以外,你们一句话也不説。”一看见谭刃戴手套,我知道这丫发飙了。

紧接着,他在这帮被捆的人里慢慢的走,慢悠悠的説道:“从你们手里拐卖的男男女女想必很多,看样子你们也玩弄过不少女人吧?”俗话説上行下效,看到之前那老女人对我们的举动,就可以猜想,假设抓到的是女人,这帮男的,肯定也不会放过,也不知糟蹋了多少姑娘。

我们还有能力逃出来,那些没有反抗之力的女人,又是个怎么样的下场?

想到此处,我心中怒火更胜,那些人听见谭刃如此説,纷纷紧张起来。

谭刃不知想到了什么,阴沉的脸上突然笑了一笑,道:“别説话,我不想听你们説话。”紧接着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这种事情太恶心了,我还是下不去手。”説话间,将手里的匕首,往胖子那儿一扔,道:“还是你来吧。”

胖子还没反应过来,説道:“干啥?”

谭刃道:“阉了。”

这两个字一出,地上这帮人顿时面露惊恐之色,一个个蜷着腿想缩起来。胖子浑身抖了一下,大家都是男人,虽然这帮人罪大恶极,但想到要把同性给阉了,难免有感同身受的感觉。

一时间,胖子看向谭刃的眼光都变了。

谭刃道:“愣着干什么,动手。”

胖子反应过来,咳嗽一声,开始朝着离自己近的那个人走过去,那人惊恐大叫:“别别,我们刚才説的都是真的……”不等他説话,谭刃猛地喝道:“闭嘴!有什么要交待的,也等阉完了再説。谁要是再敢多説一句话,就不仅阉下面了。”

此话一出,别説地面上这帮人,便是我们的队友,看向谭刃的目光,也觉得有些恐怖。大家都是爷们儿,你説你打我也好,折磨我也好,但你也别使出这种招数啊!这事儿放哪个男人身上,谁也受不了啊。

但偏偏,谭刃就是这么一个人,不招惹的时候,待人还不错,一但招惹,那下手是很毒辣的。

谭刃説话,地上的人都不敢开口了,紧接着,胖子蹲到了那人身边,一把将裤子给拉了下来,紧接着还説了句:“妈的,多久没洗澡了,这味儿……”説完,憋着气别过了头。

説话间,他眼神看向谭刃,似乎在説,是不是真的要动手。毕竟这个方法,正常人真的很难接受,就算这帮人十恶不赦,也有些不好下手。地上的这帮人显然也有这个心理,或许以为谭刃是吓唬人的。

但谭刃只是冲胖子diǎn了diǎn头,胖子脾气本来就暴躁,见此一咬牙下了刀子。

我看到这一幕时,下意识的夹紧了腿,天知道我是个良民啊!我从来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参与到这样的事情中来,手起刀落,血咕噜咕噜直冒,那人顿时惨叫起来,那惨叫声,简直让人不寒而栗。

然而,没等他多嚎两声,便被胖子用布给塞住了,这人发不出声音,双目瞪大,眼睛充血,巨大的痛苦,让他仿佛连眼珠子都会瞪出来,浑身颤抖如筛糠,下面屎尿齐流,那场景,别提有多惨了。

我反应过来时,才发现自己的手都在哆嗦,下意识的,我説道:“老板,换个方法吧,太残忍了。”谭刃看了我一眼,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不冷不热的説道:“割一块肉就叫残忍,他们割了别人多少肉,你知道吗?”我立刻想起了宋侨明跟我讲的那些事儿,不禁住了声。是啊,现在看起来,我们是挺残忍的,但这帮人为了赚钱,做了多少勾当?

将人的四肢活生生砍断,让人在舞台上做各种表演,这难道就不残忍吗?那些无数被拐卖到国外,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那些永远不可能被解救出来,那些活的生不如死的同胞,哪一个的遭遇不比现在更残忍?

想到此处,我吸了口气,对胖子説:“按我们老板的吩咐,继续。”

之前这帮人贩子,只以为谭刃説的是吓唬人的话,但现在见到了一个兄弟的惨状,一个个吓的面无人色,顿时齐齐求饶,之前掰瞎话的嘴也立刻实诚了。

胖子见这些人都肯説实话了,便看了谭刃一眼,询问他要不要继续,谭刃只説道:“继续。”

接下来的一幕,我不想多做表述了,那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惨烈的场景。

空气中散发着一种恶心的味道,是血液和屎尿混合在一起的气味儿,周围没有惨叫声,只有发不出来的呜呜声。做完这一切,众人都变得十分压抑起来,虽然是胖子下的手,但胖子自己的脸色都有些发白,所有人看向谭刃的目光,都跟见了鬼一样。

就在这时,谭刃道:“可以了,将他们嘴里的东西拿开。”一旁的顺子立刻执行,这帮人拔了布,没有再大喊大叫,只发出一种嘶哑的声音,连大叫的力气也没有了。

这时,谭刃才不冷不热的説道:“现在可以説了,该交代的都交代了,否则咱们就进行下一轮。”

其中有个人被阉了,龇目欲裂,突然嚎道:“杀了我,你他妈有种杀了我!”

谭刃走了过去,道:“杀你脏了我的手。”説完,看向胖子,道:“还是你那吧,那儿不是有个坡吗,他不想活,就扔下去。”那个坡在离我们大概二十米远的位置,是个弧度非常大的斜坡,上面全是锐利的凸起的山石,要是从这儿滚下去,那是头破血流,有去无回。

胖子咽了咽口水,道:“杀人?”

他们是军人出身,以前当兵的时候,干的事儿是保家卫国,救灾救人,饶是胖子刚才阉了一批人,一听説要杀人,也有些接受不了。

谭刃道:“既然如此,那我只有自己动手了。”説话间,直接抓起了那人的领子,将人往那个石坡拖去。

俗话説,蝼蚁尚且偷生,刚才那人是痛苦之下喊出来的,这会儿真要把他往下扔,他犯怂了,但谭刃丝毫不手软,眼瞅着就要把人给扔下去,我憋不住了,立刻拽住他,道:“老板,这帮人已经被抓了,自有法律制裁他们。你和周哥不是时常对我説要多积德吗?即便他们死有余辜,但你亲自动手,沾上血腥,实在不值得。”

谭刃想了想,似乎觉得我説的有道理,便diǎn了diǎn头,将人又拖了回去。那人在鬼门关打了个转,顿时浑身瘫软了。

ps:新浪微博求粉,搜邪灵一把刀就可以了,会经常在微博里跟大家互动,也会发布一些作品相关信息。

西安治疗早泄费用
大同白癜风治疗费用
临沂治疗盆腔炎方法
西安治疗早泄医院
大同好的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