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三明信息港 > 军事

夹缝

发布时间:2019-09-14 08:22:59
夕阳似乎没抓牢山顶的枯树,咕咚滚过山头。山顶的一抹云霞由红变紫,由紫变黑,渐变成一幅沉郁的水墨。小村里睁开几只昏黄的眼睛,有清淡的菜香飘出来,穿过屋檐的草节,温存着小村欲来的睡梦。
一棵老榆在天幕的背景上投下瑟缩的剪影,榆下的老屋更象一位沧桑的老者,那屋顶的扇草苍白地诉说着一份贫瘠与清寂,土裹的墙面斑驳地露出些石块,象星星点点捉迷藏的脸。
屋里昏黄的灯光在妈妈病得憔悴的脸上闪烁不定,丫丫把一碗菜饭端到妈妈面前:
“妈!”丫丫为妈妈撩了撩脸上的散发“吃点东西吧。”
妈妈睁开眼,似乎用了很大的力气。那一脸的疲惫有如沉重的阴云压在丫丫心上。
“丫丫今天又去学校了吗?”妈妈怜爱地望着丫丫。
“嗯”丫丫眼里闪出泪光,但很快又堆起一脸的笑“我今天又捡了很多山枣,过两天卖了就送你去城里的医院。”丫丫眼里闪着希望的光芒,似乎妈妈已躺在了医院洁白的病床上。
窗外的风挤过窗眼刮进来,灯光摇摇曳曳在妈妈的眼里跳着凄美的舞。
“丫丫,妈妈对不住你。”妈妈强忍着眼泪说“妈妈害你上不了学,本来应该妈妈照顾你的。”妈妈没说下去,病在身上,痛在心上,妈妈不在女儿面前流泪,她怕女儿更难过。
“妈,那些书我在窗外就听会了,不信我背给你听。”丫丫伏在妈妈身边“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我问燕子你为啥来,燕子说……”还没背完丫丫就轻轻地睡着了,丫丫太累了。
抚摸着女儿的头,妈妈的泪潸潸地流下来。丫丫出生后不久,丈夫就在生产队建水库的工地被石头砸死了,是丫丫幼小的生命支撑了妈妈生活的勇气。她一个人挣工分,忙里忙外维持着清寂的生活。
没有男人的岁月,无情地蹂躏着她的身躯,她病倒了,病入膏肓。她不舍用药,她忍耐着病痛,希望能挺过来,把省下的钱给女儿交学费。她知道丫丫是个好孩子,丫丫喜欢学校,喜欢读书,但倒在床上她没有办法。
看到女儿为她辍学去捡山枣她心痛,看着女儿抱着书本在睡梦中哭出声来她心碎,直到她感到自己再也爬不起来时,她绝望,但为了女儿她坚持着活着,那丝将逝的生命里是爱,是不逝的牵挂!
可怜的丫丫,只有九岁。
夜黑沉沉压下来,象心头化不开的绝望,“我走后丫丫该怎么生活呢?”妈妈整个人被泡在泪水里,“她靠什么去生存,冷了谁给她加棉衣,饿了谁舍给她饭菜,被别的孩子欺负她向谁去倾诉,她那样喜欢上学,谁能帮她圆上这个梦?”
夜在妈妈痛苦的思索里被一点点洗白。
第二天丫丫拿了小筐要出门时妈妈叫住了她。
“丫丫,别去捡山枣了。”妈妈摸索着拿出一小叠皱皱的毛票“拿着钱去城里,去城里拾破烂,听说那比捡山枣来钱快。累了就去医院的走廊里睡,卖了破烂要舍得买吃的,渴了向人讨水要说谢谢,要躲着城里的孩子,有人欺负就快跑,攒够了钱就去上学。”妈妈说得很吃力,但每一个字她都说得很清晰,生怕女儿听不进心里。
“妈,我不上学,攒够钱给妈妈看病。”丫丫向往又天真地说“我想妈妈了怎么办呢?”
“妈妈会去看你,妈妈会天天看着你。”
“恩!”丫丫接过钱脸上带着要进城的兴奋。她似乎看到了一个美好的明天,看到妈妈和从前一样健康地劳动,拉着她的手在田野里玩。
丫丫想一定挣好多钱,看好妈妈的病。
“坐拉砖的拖拉机去!”望着蹦跳出门的丫丫妈妈挥着手“丫丫!丫……”
妈妈的手在空中挥着慢慢地垂下来,垂到炕沿上,那手永远地指着丫丫远去的方向,那双没闭合的双眼里清晰地写满了不逝的牵挂。
靠在医院的走廊里,丫丫看着她捡了一天的破烂袋子,心中升起那么多想象:妈妈的病治好了,牵着她的小手高高兴兴去上学,她也坐在教室里和小朋友一起读着书上的诗歌。
想着想着丫丫睡着了,在梦里她把妈妈丢了,她看见那化不开的浓雾包裹着妈妈一直地飘远,她疯狂地追着跑着,呼喊着,但没有妈妈的回声,四周是无边的空旷,丫丫感到孤独,害怕。
一睁眼天亮了,她的破烂袋子却不见了,丫丫伤心地哭起来,象谁打碎了她精心设计的梦。
整整一个上午丫丫在街上茫然地转着,背上的破袋子山一样沉重,她又渴又饿,当她来到街心公园口时,看见一对青年男女坐在长条椅上,正抱在一起,在他们脚下放着半瓶没喝完的饮料。
那饮料是橘黄色的,那么诱人,丫丫想那一定很好喝,妈妈也没喝过,妈妈一定喜欢,如果回家一定买给妈妈喝。她想象着妈妈那么香甜地品着饮料,望着她,夸着她,摸着她的头,想着丫丫竟呆在那了,沉浸于一瓶饮料带给她的欢愉。
“哪来的小要饭的?”女青年转过头来看着愣愣盯着饮料的丫丫,呸了一口狠狠地说“真扫兴!”
男青年拿起饮料向马路上用力扔出去口里骂着“滚远点!”
饮料瓶划了一道金黄的弧线被抛在马路上,丫丫丢了背上的袋子不顾一切跑过去,一辆卡车飞驰而来,把丫丫撞向空中。
在那一瞬丫丫看见妈妈从天上飘来,手里拿着那瓶橘黄的饮料。

共 188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丫丫的爸爸在生产队建水库的工地被石头砸死,九岁的丫丫和妈妈相依为命,妈妈病重,丫丫失学。妈妈临终前,让丫丫到城里捡破烂,攒够钱回来读书,丫丫到了城里,她想着捡破烂攒够钱好给妈妈看病,可她却不知道妈妈早已离开人世。丫丫在捡破烂时,为了捡半瓶人家喝剩的饮料给妈妈喝,被一辆卡车撞飞,丫丫在没有痛苦、没有饥饿的天国和妈妈相聚了。久远的年代的一个凄惨的故事,贫困落后的农村缩影。农村穷人生活无着,城里富人爱心缺失,社会保障制度不完善,在作者的笔下表现得淋漓尽致,拜读欣赏!【编辑:蝶梦子逍遥】【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92 09】
1 楼 文友: 2014-09-22 11:48:18 母女情深,彼此间的那份依恋、牵挂、担心、无奈令人心酸,公园里爱心缺失的男女的行为令人发指。多谢赐稿,问候作者,创作愉快! 钟博,钟情的钟,博爱的博。矛盾乎?钟情于伊人,博爱于世间的一切真善美也。
回复1 楼 文友: 2014-09-22 14:18:28 谢谢老师点评。
2 楼 文友: 2014-09-22 14:17:5 谢谢编辑老师按语点评,祝编安。夜用长效纸尿裤选哪个好
产后可以用成人护理垫
小儿便秘怎么治
拉肚子如何缓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